客户联手与富士施乐PK:25秒录像引爆火药桶

时间:2011-05-20 10:33:20来源:印联传媒

  一度自称“在中国高端市场没有竞争对手”的富士施乐,近年来一次次地出现客户“倒戈”现象,其经营行为已经引起中国快印业界的极大质疑。新年伊始,富士施乐就陷入了焦头烂额的官司纷争。在北京、上海、深圳的官司还没有平息,这家著名的跨国大公司最近又在天津东窗事发。

  新年伊始,富士施乐就陷入了焦头烂额的官司纷争。在北京、上海、深圳的官司还没有平息,这家著名的跨国大公司最近又在天津东窗事发。

  2006年1月17日,正与富士施乐有相关官司纠纷的天津某客户通过媒体披露了一份持续25秒的录像,内容是富士施乐代理律师在天津的一项合同争议仲裁案审理期间,与某仲裁员私下在饭店吃饭交谈的场景。

  该录像的真实性随后得到当事各方的承认。而根据《仲裁法》规定,律师不得与任何仲裁员私下接触,不得“私自会见当事人、代理人”,而富士施乐的做法,明显违反了法律的规定。

  从2003年开始,印刷与办公设备厂商富士施乐就多次与中国客户发生货款纠纷,而客户总是“不约而同”地以“涉嫌非法经营、走私逃税”等罪名反起诉富士施乐。进入2005年末,富士施乐再度被上海、北京等地大客户向当地海关举报其涉嫌走私的行为,最近又被天津客户曝光其法律顾问和代理律师私下会见仲裁员。

  一度自称“在中国高端市场没有竞争对手”的富士施乐,一次次地出现客户“倒戈”现象,其经营行为已经引起中国快印业界的极大关注和质疑。

  再一次丑闻不期而至

  目前,这段仅有25秒的录像在网上已经广为流传,录像时间虽然很短,但画面人物和场景非常清晰。

  录像资料显示,在天津美都大酒店名为“松茂”的包房里,富士施乐实业发展(上海)有限公司法律顾问陈振伟,北京中伦金通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德才,与一位受聘于天津仲裁委员会的戚姓仲裁员就餐,当时该仲裁员坐在正对门的方向,张陈二人分别坐在仲裁员的左右边。录像人员开门进入包房时,3人正坐着谈话。当3人发现有人录像时,陈振伟下意识地欲用手挡住自己的脸;张德才伸头向门口张望;仲裁员表现得有些激动,用手指着录像人员,怒气冲冲地责问:“别照相。哎!你们是哪里的?干嘛?”

  内幕知情人士告诉《IT时代周刊》记者,这起事件的根源要追溯到7年前的一件事。1999年10月28日,天津某单位与富士施乐实业发展(上海)有限公司签订了DC4040P彩色数码印刷机等设备购买及维修合同,合同价款250万元。设备安装后,从2003年3月24日至9月30日止,短短6个月内,对设备维修次数就高达166次。2003年8月19日,该企业正式向天津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请求解除与富士施乐公司形成的买卖合同,要求对方返回价款。2005年11月18日,天津仲裁委员会裁决,天津广益有关“解除买卖合同、返回价款”的请求被驳回,富士施乐仅向申请人支付102441.75元。

  而该客户一直没有放弃对该仲裁结果公正性的怀疑,他们认为,该案件的仲裁员在仲裁期间,与仲裁一方有私下接触的行为。故对富士施乐进行调查,并拍到这般场景。

  2006年2月5日,富士施乐公司发表公开信,表示认可私下会面一事,并就调查结果中出现这一事件公开道歉。但富士施乐同时否认曾授权或授意任何单位和个人安排与仲裁员共进晚餐。

  这并不是富士施乐第一次卷入丑闻风波,富士施乐早有前科。2003年2月25日,北京飞翔鸟经贸有限公司小吕快印控告富士施乐涉嫌走私,北京市工商局对富士施乐在北京市场上已销售的部分产品进行扣留封存。但后来事情不了了之。

  2005年又出现再犯记录,继上海电脑打印有限公司、深圳正方实业有限公司之后,另一家使用富士施乐设备的公司——北京康文伟义印刷有限公司也于2005年10月24日跳了出来,控告富士施乐实业发展(上海)有限公司存在重大走私嫌疑。该案至今仍未见定论。

  客户联手“PK”富士施乐

  在一次次的丑闻中,富士施乐遭遇客户“众叛亲离”的集体官司“围剿”。

  2005年11月16日,上海电脑打印有限公司与富士施乐上海有限公司的“租赁合同”纠纷案在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第3次开庭,当时有五六个富士施乐的客户赶来旁听,虽然最后该案没有公开审理,但本刊记者了解到这些客户对富士施乐都有不满,有的正和富士施乐有官司,有的正考虑准备与富士施乐打一场官司。记者看到富士施乐的这些客户互通信息,共同商量对付富士施乐的计策。

  由于富士施乐涉嫌走私及倾销二手机器,销售政策又让业内客户颇为不满,对富士施乐的长期积怨终于爆发。

  2005年10月,富士施乐向浦东新区法院提出了针对上海电脑打印的多项诉讼,追讨业务欠款300多万元,上海电脑打印则对富士施乐与该公司进行业务的合法性提出质疑。本该在10月14日进行的这场庭审临时宣布推迟。当时,包括康文伟义、深圳正方实业等均在法院。在庭审宣布推迟之后,这3家公司又同时向富士施乐发难。

  有意思的是,网上公开的这段25秒录像实际上在2005年7月6日晚就已拍摄出来,天津客户与富士施乐的这场官司打了也有将近2年半的时间,拍到录像后并没有把它公开出来,而是在将近半年后才抖了出来,并且又正是富士施乐与北京、上海、深圳3大客户的官司打到尴尬境地之时,很是值得深思。

  客户联手对富士施乐展开“地毯式”官司轰炸,大有要扳倒这个大型跨国公司的气势。

  富士施乐身后的诸多疑点

  遭受众多客户的诉讼并非空穴来风,富士施乐自身的确存在很多值得怀疑的地方,而这些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就天津的这个贿赂案来说,在仲裁期间,负责这一仲裁案的审理仲裁员就更换得非常频繁。

  天津仲裁委员会裁决书[2003]津仲裁字第311号记录表明,“仲裁期间,本案的仲裁员及秘书分别因身体、工作等原因先后作了更换。申请人重新选定周某女士,被申请人重新选定戚某先生为上述案的仲裁员。”期间,原首席仲裁员也因故作了更换,由李宝琨担任——也就是说,本案的3名仲裁员全部更换。2005年6月,仲裁庭重新组成。

  “换了仲裁员,气氛随之改变。”天津广益有关人士表示,仲裁员们开始对原来的鉴定结果,甚至相关专家的鉴定资格都提出质疑。

  海关的内部人士也反映,富士施乐耗材进口多年没有记录,这又是一个很值得怀疑的地方。通过上海海关内部人士的查询结果显示,富士施乐在最近5年中,均没有印刷设备及复印机的墨粉、硒鼓、感光鼓等耗材进口的记录。富士施乐上海公司销售人员也向《IT时代周刊》表示,他们均确认富士施乐的高端设备采用的耗材在市面上没有销售,需要签订服务合同由富士施乐提供,这些高端耗材在中国也没有生产。而根据业内人士估计,富士施乐最近一年销售的耗材价值约2亿美元,海关却没有这笔记录,这些耗材是怎样进入中国境内的呢?

  更值得关注的一大疑点是低端打印机为何大量进口?在得到的部分海关进出口记录中显示,在2004年8月~2005年8月期间,富士施乐进口了3800余台激光打印机DP202,单价为398.842美元;700余台DP255激光打印机,单价为555.5659美元;400余台DP305激光打印机,单价为644.9785美元。富士施乐中国总裁高桥义明却向本刊记者表示,目前富士施乐90%的打印机都在中国生产,尤其是低端产品。

  可是在海关进口记录中仍有大量这种低端打印机的进口记录。为什么事实与当事人说的会出现如此偏差呢?懂行者都知道,跨国企业在中国工厂生产的产品出口到国外可以享受12%的

  出口退税,打印机产品进口享受零关税优惠,而把工厂生产的产品直接销售到国内市场则要缴纳一定比例的税款;如果不把产品直接销售到国内市场,而是先办理出口,再以零关税进口销售,利用这一手腕,就可以偷逃巨额税款。

  富士施乐打印机在中国销售台数的增长率曾达到228%,成为亚太地区打印机业务成长最快的公司。雄心勃勃的富士施乐(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兼CEO高桥义明一直在计划提升富士施乐品牌价值和品牌认知度。

  可是这接二连三的丑闻官司已经对富士施乐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令其声誉大打折扣。就目前的行业情况来看,占有率最大的富士施乐在行业内仍有相当的优势。而一旦该公司走私行为得到法律证实,昔日的辉煌难保不付之东流。

  富士施乐的走私嫌疑几年来一直时有言论揭露和谴责,为什么在2005年末却引起了中国电脑打印行业的联合讨伐?这未必不是业内正在发生微妙变化的一个苗头。

  《IT时代周刊》记者/王 浩(发自天津)

本站声明:本网站除标注来源【印联传媒】之外,其余文字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编辑部联系电话:0755-66632729。
2019中国广告快印行业九届高峰论坛暨快印客十周年颁奖盛典
关注印联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