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施乐逼反代理商

时间:2011-05-20 10:33:36来源:印联传媒

  继上周二富士施乐发表上海电脑打印公司“捏造事实”,“利用媒体散布不实消息”的言论后,上海电脑打印公司总经理杨伟光昨天向记者表示,上周五已经正式向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富士施乐提供相关设备的合法证明,目前法院已经受理此案,预计7天后将公开开庭审理。

  杨伟光表示:“富士施乐的回应把我们彻底激怒了,因此我们决定立刻提起诉讼。”

  杨伟光曝出“贿赂门”?

  “富士施乐贿赂门事件是我向媒体爆的料。”上海电脑打印有限公司总经理杨伟光向《IT时代周刊》坦承,“但我完全是被逼的!”

  自2005年4月28日被富士施乐中止服务之后,杨伟光已有三个门市部被迫停业,83名员工下岗,直接经济损失达到2000万元人民币。“我是富士施乐在中国最大的客户,前后一共购买了18台机器。公司90%以上的机器都是富士施乐的产品。”

  然而,双方一直以来的良好合作关系被2005年9月间的一张法院传票宣告终止———富士施乐状告上海电脑打印有限公司拖欠款项近330万元。

  该案开庭之后,有关富士施乐涉嫌走私的新闻不断见诸各大媒体,最近又有富士施乐涉嫌贿赂的视频在网上流行。杨伟光表示,这些都是他用来保护自己的手段。“富士施乐用卑鄙手段把我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弄瘫痪了,我总不能不反抗吧!”杨伟光说。

  富士突然翻脸

  “其实,今天这一切在我当时购买海德堡的机器时就注定了。”杨伟光向记者表示。

  2003年9月,杨伟光购买了一台海德堡公司的数码打印设备。海德堡公司是一家英国数码打印设备公司,也是富士施乐的强劲竞争对手。作为富士施乐长期以来的重要客户,杨伟光的这种行为无疑令其很不满。为了避免与富士施乐因此产生不快,杨当时专门写了一份《关于海德堡与富士施乐机器之比较》的材料交给富士施乐,指出其同竞争对手相比的不足之处,并提了一些改进的建议。

  但材料没有起到设想中的作用。2004年初,富士施乐开始催促上海电脑打印支付欠款,杨伟光发现双方对于数额认定差距很大。

  2004年3月29日,双方就所欠款项问题草签了一个备忘录。大致内容为,双方将有争议的部分暂时搁置一旁,将无争议的部分定出明确的付款时间。

  据杨伟光的说法,2004年4月,他按照备忘录的要求如期如数支付给富士施乐98万元人民币。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及警告的情况下,富士施乐于4月28日停止了对上海电脑打印有限公司的所有服务。

  这意味着富士施乐不再提供专用耗材,机器坏了不予维修,上海电脑打印面临着坐吃山空的窘境。

  对于这种突然翻脸的行为,另一位富士施乐的上海客户也透露,上述两家企业原本谈妥上海电脑打印有限公司购买富士施乐价值500~600万美元的机器,这将是富士施乐这一机型在中国的首例销售,但杨伟光后来却购买了柯达的机器。这位知情者表示,按照富士施乐收取服务费的平均价格来计算,杨伟光这个“背叛”行为,将直接导致富士施乐每月多达40~50万元人民币的服务费用损失。

  知情者的说法并未得到杨伟光的证实,但杨承认,在富士施乐的机器因停止服务而全面瘫痪之际,支撑起公司生意的正是一台柯达的机器。

  双方关系降至冰点

  2004年10月,法院突然来人,手持查封令将上海电脑打印公司18台富士施乐的机器贴上标条。这就意味着杨伟光90%的生产资料全部瘫痪。

  这次查封行动当即造成上海电脑打印位于豫园路、石门路和崮山路三家门市当场歇业,另有两家门市处于半停顿状态。杨伟光说:“我当然要写举报信了,让海关去查富士施乐走私行为,同时向媒体反映,给他们制造压力,否则我就是坐以待毙了。”

  走私事件的曝光,让双方的关系降至冰点,富士施乐的态度日趋强硬。2005年11月,杨伟光的律师司雷和周畅手持法院签发的调查令前往富士施乐调查取证,却一再吃了闭门羹。“更可气的是,富士施乐想办法找到了我公司的某位离职员工,花钱买通了他,让他写举报信检举我偷漏税,11月份的时候,天天都有工商、税务、劳动局的人到我们这里来查帐。”

  杨伟光向记者表示,他手头掌握着富士施乐许多违法的证据,在合适的时候会一一向外界公布。贿赂门事件也正是杨向外界掷出的又一震撼弹。“全国各地的客户都在支持我,向我提供重要信息。富士施乐在经营过程中的贿赂事件实在太多了,哪些部门贿赂成功了,哪些部门把贿赂的财物退回去了,我全都知道。”

  [链接]售价不公引起公愤

  上海电脑打印与富士施乐的官司越闹越大,似乎也增加了其它客户的勇气。常年从事商务印刷行业的上海力德文件商务系统有限公司(下简称力德)目前正与富士施乐打着一场相同性质的官司。

  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客户也表示,对于杨伟光与富士施乐打官司,他乐观其成。他说,富士施乐仰仗自己在中国数码打印市场的垄断地位,在销售模式、服务内容、价格制定方面,确实存在着欺负客户的现象。他告诉记者:“富士施乐给客户的销售价格差异很大,但通过与客户签署保密协定,防止客户相互交流。这次案子闹大之后,一些价格信息在业内私下流传,许多客户发现自己吃了大亏。”

  杨伟光说:“上海外高桥保税区给了富士施乐免税的最大优惠。而对于柯达,却要多收取百分之十几的关税,别人的经营成本要比富士施乐增加20%左右。富士施乐在中国享受了最大的优惠,却没有感恩之心,同样的产品,中国的价格是国外的两倍。”据他表示,一台型号为2060的机器,在国外的售价为6万美金,而在中国卖得最贵的一台竟达360万元人民币,近45万美元,是国外的7倍还多。“至于在国外成为给客户提供方便的完全责任承包服务,原本以减轻客户资金压力而深受客户欢迎。在中国却被富士施乐用来成为控制客户的一个手段,稍不听话就停你服务,让你就范。”杨伟光认为这是富士施乐在中国经营的最大问题。

  据知情人士透露,有一家位于深圳的客户,因为欠了富士施乐2000元人民币的钱款,就被后者停了五天的服务,导致他差点破产。

  通过这次事件,富士施乐也的确收敛了不少。据说,最近他们的确调整了不少客户的服务费用,并给予了不同程度的优惠。

  转自:金羊网

本站声明:本网站除标注来源【印联传媒】之外,其余文字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编辑部联系电话:0755-66632729。
快印客10周年活动启动“争夺10万店面升级费,助您打造快印星巴‘克’”
关注印联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