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焦点关注

2018年快印企业变化扫描:加盟与循序发展

时间:2019-01-09 16:16:54编辑:Sputnik来源:互联网

印联传媒资讯】又到了一年一度盘算工作成绩、规划来年计划的时间,规模普遍不算大的数字快印门店除了个别眼光独到、颇有见地的投资人有着相对长远的发展规划外,大多处于顺势而变、补市场空缺的位置,也难有坚持数年的长远规划。那2018年的状况大体如何呢?虽然缺少足够的数据,但刚落幕的鸿印超级店长年会出席者超越历届,这就说明为普通市民所不可或缺的数字快印门店既有着自身生存的空间,又希望通过交流从同行那里获得继续进步的力量。


数字印刷市场正在发生着变化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中美贸易战的开打无疑把刚走出全球性经济危机、开始有所起色的企业又拖入困境,国家虽然给予中小企业减税的政策扶持,但实质性落地估计还需要相当时日,而环保的高要求导致不少印刷企业经常性地要接受来自方方面面的检查,地处四川成都的一家数字印刷企业接到区政府安全生产委员会的文件,要求安排员工参加职业卫生体检,一时让企业不知所措,在一些望文生义,不了解印刷分类的对象眼里,“印刷”居然成了高污染的代名词。


当然,处于上升通道的数字印刷在2018年还是有不少振奋人心的消息:柯美、理光等市场售价相对较低的设备一如既往地销售见好,这说明进入这一领域的新企业数量在持续上升;A2幅面的海德堡Primefire 106数字印刷机宣告落地广东贤俊龙彩印、兰达S10纳米数字印刷机也宣布明年正式在中荣彩印公司装机,除外,惠普公司生产的Indigo20000/30000的大买家都已经浮出水面。


在2018年,还有一个令人兴奋的情况是国产的数字印刷与数字印后设备陆续问世,从云帛公司推出的海帛数码喷墨标签多功能印刷机到上海天岑机械公司推出的KF-518酷闪数字UV烫金机,虽说这些设备的核心部件或耗材还得依仗从海外进口,但至少已经出现了同类进口设备的挑战者,毫无疑问,这将促进进口设备的降价、提升数字印刷产品的性价比,对数字印刷扩张自己在印刷总产值中的份额会有积极意义。


2018年,以数字打印方式替代传统银盐扩放照片的上升速度也很快,其中又以山东世纪开元为代表;数字喷墨印刷在纺织印染领域的发展步伐更是让人感到势不可挡,……。厚积薄发,即便在调整的过程中日子过得有点艰难,但度过寒冷的冬天展现在面前的不就是灿烂的春天吗?


快印企业是市场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我国的数字印刷从从事图文打印与商业印刷的快印门店起步,虽然迄今依然缺乏相对准确的统计,但当以数万计。快印门店是数字印刷领域中的重要分支,是数字印刷板块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是社会文化需求产品的重要供应者,是对接消费者的前哨阵地。


与数字印刷刚起步时明显不同的是:顺应发展的潮流,规模印刷企业进入这一新兴印刷工艺领域的步伐在明显加快,规模印刷企业引进大型生产型数字印刷机后,虽然迄今还难以赢得利润,但企业至少已经具备了满足个性化需求的崭新生产手段,随着市场的培育与成长,盈利只是时间问题。正因为此,尽管全国的书刊印刷企业(含进入这一领域的出版与发行企业)已经持有不少于30条的连续纸数字印刷生产线,而且迄今还大多难以获得利润,但现状却是不少出版传媒集团继续在这块产能上发力,寻机突破。


之所以说数字印刷门店企业是市场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是因为消费者需要它,虽说这几年这些企业的获利能力难与历史上比,且不时传来有店家息业、规模收缩的信息,但终究它们中的大多数还在,“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就说明它们是为市场所需要的,是为消费者所接受的。


之所以说数字印刷门店企业仅是数字印刷这支庞大军团中的一份子,是因为门店毕竟以市场补缺为主,与规模化生产有着明显差别,从历史数据看,一家连锁门店一年能做到8000万元的销售已经是天大的数字,但规模企业上了数字印刷生产线后的销售增长是十分明显的。


以在新三板上市、连续多年在数字印刷环节投资最多的广东虎彩公司为例,该司2018年上半年报提供的数据是:销售总收入6.41亿元,较之2017年同期净增13.44%,但净利润为-2848万元,仅比上年同期减亏1.69%。在数字印刷投资最为巨大的环节:出版印品(包含着传统胶版印书)实现的产值是7674万元,但此项业务的成本为7974万元,显然处于亏损状态。另两项与数字印刷相关联的产品:个性化印品上半年营收4351万元;拍摄服务收入91.66万元,成本分别为3614万元和35.84万元,应该说有着足够的收益。在此我们并非是分析虎彩的经营状况,仅是希望以上述数据说明,规模企业的介入对全行业的影响显然较之门店要大很多。


试想,在贤俊龙、中荣新购置的海德堡、兰达生产型数字印刷机投产后虽说短时间内依然很难要求盈利,但其创造的产值一定会比门店企业大很多很多。


2018年快印企业出现的变化


2018年对于大多数数字印刷门店来说谈不上有大的进步,所谓别被寒冬摧垮,能坚持生存下来就是成功,他们更多期待的是形势好转后的重振旗鼓


世纪开元无疑是国内在线印像冲印行业中做得最出彩的一家,他也号称是“中国最大个性化定制电商”,网络终端就是它伸向消费者的触角,同以往数年成为“天猫双11个性定制类目全国冠军”一样,在2018年的双11中世纪开元又继续高奏凯歌。自然,在世纪开元已经占据着这一市场60%的份额以后,其他企业再要撼动它的地位无疑有点难,但世纪开元“D2C定制化转型,众包设计模式”、“互联网+中央工厂”的理念可以给我们以启示,值得我们思考,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新环境下我们怎样结合企业实际用好这一直接对接消费者的手段?


针对消费者需要走泛数字化道路也是2018年数字门店发生的一大变化。数字印刷门店当然以数字印刷产品为主体,但又不自我束缚,只要与文化产品相关联、又是为消费者所需要的,即便超出数字印刷的范畴我们一样积极去做,上升到理论高度就是为客户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整体解决方案,而且这一整体解决方案为企业带来的利润远大于“围绕印刷做印刷”,因为企业的视野更宽了,由增值服务为企业带来的收益也更多了。


2018年,从全国范围来看,同类企业间的交流合作相对更多了,11月汇聚了从东北到广东的相当一部分国内沿海地区知名数字印刷企业联手组织成立“东南数字印刷企业联合会”,在厦门召开成立大会暨第一次年会。12月,京津冀数字印刷企业再度汇聚北京,这些活动对打开思路,推进数字印刷在国内的发展必定有其积极的作用。


实事求是地说,上海这几年的发展远不及广东及其他几个充满生气与活力的地区,当然这并非指没有进步,在调整业务结构、加强设计力量等方面上海也出现了数家干得有声有色的企业,但整体向上的力度不及敢于顶着风雨走在行业前列的兄弟地区。


加盟循序发展正成为两种基本的市场态势


基于数字印刷企业的财力与实力,从大处着眼、从小处着手是他们审时处事的特点。他们当然也想有颠覆性的大动作,但这几年印刷难以引起风投的关注。在这样的背景下,2018年,发起加盟、把已有社会影响的品牌做大做强与循着成熟的管理模式继续循序扩张是快印企业的两种基本态势。


像传统印刷企业的调整至今尚未完成一样,数字印刷门店的调整至今也远未见底。今年在杭州举办的鸿印年会参会人员增多既反映出投资人与经营者学习的热情在提升,但换一个角度,又何尝不是处于迷茫中的投资人希望能够从其它单位的成功经验中得到启发,这两者是同步并存的。



以笔者的观察,2018年数字印刷门店企业大的变化应该有两种:


其一、不少品牌企业从自己埋头做企业走到登高号召,联手加盟,希望以品牌效应联络上更多的同行,共享软件开发成果,共享管理心得。这也应了著名管理学者、华南理工大学教授陈春花的观点,“连接比拥有重要”。如果说这项工作在2017年即已有启动,那2018年的步伐则跨得更大,其中又以和印、恒晟为代表。


由17家分布与全国各地、经营上均处于行业上游的数字印刷企业共同发起成立的和印网络数码科技公司,意寓为“和平、整合”,创始成员从南方的印通天下、广东大洋到吉林博美、黑龙江佳彩,向西南延伸,则有重庆新生代、云南金伦,还不乏江苏爱欧、上海灵燕、山东道克等在业内名声遐迩的企业。从百度上可以查到,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有十行文字之多,几乎无所不包。也就是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和印已经在全国30个城市中拥有300余家门店,服务80余万客户,全年订单量超过1600万个,年营业额超过5亿元。”假以时日,和印的市场影响必定会更大。


当然,和印在发展中也会遇到不少意料之中甚至是意料之外的问题,比如各地数字印刷企业的工作重心因地区的属性不同、习惯不同、工作方法不同,如何做到和而不同,以求发扬长处、改进短板;如何在保留原有品牌市场影响力的基础上,又做大做强和印,减少因重复开票导致的多次纳税?连横(包括合纵)唯有让所有参与的企业都感觉到能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才可能有吸引力,才可能有更多的加盟者,否则,充其量也就热闹一时。


杭州恒晟是长三角地区较早进入数字印刷领域的企业,2017年恒晟老总朱小明振臂高呼要在全国形成万家加盟店,推行他提出的“第三代图文模式”,而该模式也为行业专家所认可,有幸成为国家新闻出版署列出的9个“印刷创新路演项目”之一,也是图文行业内的唯一。时至今日,虽说距朱总提出的万家加盟店目标还有相当一段路要走,但在过去的2018年毕竟有一部分企业已经完成加盟,而且一些加盟企业也认为加盟对改进现有工作确有一定帮助。


除了通过加盟做强企业,那有着明确发展目标的数字印刷企业循序渐进,不断有所发展与提升同样也是一种手段。杭州的真彩与上海的同昆当属其中的典范。真彩一直致力于在杭州市内发展,每年增加数家门店,截至2017年末已达15家。真彩根据消费者需求也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工作重点,舍弃不挣钱的项目,拓展能为企业带来收益的项目。2018年他们又新增设一家设计公司,在提升设计、增强为客户服务的能力上下功夫。同昆同样如此,面对图文打印量的下降,他们在会展业务上发力,并且通过参加美国班尼印刷奖的评比与屡有斩获提升企业的市场形象。事实上,任何一家企业只要认清自身的长处所在,清晰判断市场的需求,坚持下去,那就必有收获。


与大企业普遍有着自身的战略规划不同,投资普遍不算大的数字印刷门店本来就是市场的补缺者,他们的长处是船小调头快,因此,很难要求他们都对企业的长远发展有着清晰计划,也正因为此,有业内行家指出:这些企业领导除了需要提升管理理论知识外,更多的还是需要实务培训,让成功的企业家谈自己的心得,给人以启发,这是有道理的。


在商场上,很重要的是具备“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处于困难之中,顽强地再坚持一下、努力一把,或许成功就在眼前。剩者为王,只有坚持住才有可能在大形势好转后成为市场的胜利者。


我们的社会正处在“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的双重革命”时代,我们的社会也正处在观念变换、经济不确定性很强的时代,为此,撰写了“简史三部曲”的以色列人尤瓦尔·赫拉利在其三部曲的收官之作——《今日简史》中开宗明义地的第一句话就是:“在一个信息爆炸却多半无用的世界,清晰的见解就成了一种力量。”企业要进步,关键自然在于投资人的审时度势,对发展方向的确定,处于辞别旺狗迎来金猪的时分,我们更应该在认真回顾2018年工作的基础上思索并确定今后几年的工作方向。



0
牛云说营销——20小时成为营销牛人
关注印联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