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快印资讯

快印企业如何突破微利困局

时间:2011-04-07 13:27:06来源:印联传媒

  劳动力成本不断攀升,原材料价格在动荡中趋涨,能源价格普遍看涨,而印刷工价要调高却很难,加息和通胀更在无形中削减了利润……印刷企业的综合成本不断增加,利润空间却越来越狭小。在这种行业生态下,快印企业应该采取什么行动冲出这座微利之城?在《印刷经理人》杂志百期百人交流会上,印刷经理人中的精英人士围绕这个话题展开热烈的探讨、观点的交锋和思路的碰撞。

  微利围城,弃城还是坚守

  早在六年前,印刷业就进入了微利时代。近几年来,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人力成本和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让印刷企业的日子更难过。“北京书刊印刷企业的平均利润率只有2.3%,还没有存款利率高。包装行业的利润率则相对高点,应该有十几个百分点。”

  身处微利的围城,印刷人该弃城还是坚守?“虽然是微利,但我们要坚守。我们相信方法总比困难多,总是有机会的。要挺住!要坚持!”“印刷是一个很好的行业,是我们这一生中可以坚守的行业。”惠普公司徐曼认为,印刷业并不像大家说得那么惨。“与外国同行比,我国超过一半的企业的毛利润是超过15%的,而欧洲、美国、日本的印刷行业的毛利只有3到5个百分点。与别的行业比,IT行业的竞争比印刷行业的激烈多了。”

  印刷主业,强化还是多元

  在成本不断上升的局面下,印刷企业该强化主业还是多元发展?贺政国认为:“主业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基础,一定要围绕主业向产业链的下游延伸。”徐曼则认为,两者其不同在于纵向发展还是横向发展。不管做什么,企业都要有核心竞争力,否则就可能丧失自己的特色。

  成本消化,挖潜还是转移

  面对不断增长的成本压力,印刷企业该如何消化?任玉成认为,企业应该实行精细化管理,不管是什么类型的企业都有挖潜的能力。

  说到深挖潜力和转移成本的做法,贺政国说:“我们要苦练内功,向管理要效益。我觉得要做好三个方面工作:第一,精心设计,流程再造,挖潜降耗大有作为;第二,大力推行数据化和标准化,执行一个标准,做出来的产品才能差不多;第三,在人员培训和绩效管理上做足工夫,人工要精简,设法把人留住远远比招很多人更重要。”

  通过科技创新也能降低成本。鹤山雅图仕印刷有限公司董事长冯广源提到,公司不断开展科技创新,针对客户需求研发一些适合自己企业的小设备和新工艺,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

  进行成本控制也是经理人谈到的对策之一。徐曼说:“中国的印刷企业在成本控制方面做得不好。我去过日本的公司,他们对每天的工作都有记录,比如说胶辊用到第30天,该换了,他们会记得清清楚楚。这样既控制了成本,又保证了印刷品质。”

  数字技术,拥抱还是等待

  而今印刷业在经历了“铅与火”、“光与电”之后,迎来了以数字技术为代表的新时代。贺政国认为,企业要转型升级,谋求新发展,就要采用数字印刷技术。徐曼以自己的职业轨迹证实印刷企业“一定要做数字印刷”——来惠普之前,她曾在海德堡公司工作了12年。

  徐曼给听众举了两个数字印刷优于传统印刷的例子。第一个是:某印刷企业去年产值4亿元,其中1亿元是7台传统印刷机创造的,3亿元是20台数字印刷机创造的。7台传统印刷机和20台数字印刷机的价格差不多,但数字印刷机创造的产值却是传统印刷机的3倍。第二个是:东莞某外向型企业的老总分析,印量在3000份以下的订单,如用数字轮转印刷机做,比用传统印刷机做可省150个人工。

  “快印业将来会往数字行业走,它其实不是一个传统行业了,而是一个IT行业。”徐曼抛出这样的观点。她举例说,美国的很多印刷企业,全部采用数字化管理,管理者用机器就可以自动分配印刷活件。而中国的印后被称为“女工印后”,大量依靠人工。如果企业把印后设备全部配齐,不仅可以实现自动化管理,也可节省不少人力成本。

0
第九届北京国际印刷技术展览会
关注更多峰会信息